暑茶

以后 只分享好玩有趣正能量 拒绝成为负能量污染源

有人住高楼,有人在深沟,有人光万丈,有人一身锈,世人万千种,浮云莫去求,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 《怦然心动》

网上闲人多,大事小事都要撕一撕,无不无聊

她说看不懂我的朋友圈了,这句话真的扎心了。

头好疼,太多的付出使人惶恐

【All兴】Breathe(十七)

温戎盐。:

前文链接:01   02   03   04   05   06   07   08


          09  10  11  12   13  14  15  16


接下来怎么发展你们猜!!!哈哈哈哈哈哈x


就是要让你们猜不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(十七)


 


 


朴灿烈主动从张艺兴的房间出来,咂咂嘴巴蹭到都暻秀身边。


“什么什么?”


他心情正好,捏着都暻秀切好的水果塞进嘴里。头发有段时间没剪了,打湿之后只能全部被毛巾覆盖,借以露出额头和眉眼。


“我们在说休假的事。”


坐在一盘水果沙拉前的金俊勉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他,干净的眼缘和眉角让他看起来减龄不少,皮肤还带着水汽氤氲过特有的饱和柔润。苹果在他唇齿间沙沙作响,金俊勉抬起头看向朴灿烈。


“我和暻秀打算去新西兰看一圈。你们随意。”


“啊————”


朴灿烈了然,一把拽下毛巾搭到肩膀上。他T恤被洗的变薄,竟然隐隐在光下透出肉色,他眼珠转向下,似乎是在思酌什么。他才刚与张艺兴交流过音乐上的事,因而知道那位哥哥现在大概是在浴室里。朴灿烈不想像吴世勋那样做个傻瓜,却不是很想放过这个机会。


他于是在都暻秀的大眼睛里咧着一口白牙,兴高采烈地狠狠拍了孔苏的屁股。都暻秀没来得及将圆溜溜的眼际线变成愠怒的模样,朴灿烈就蹦跳着跑走了。


男人像个孩子一样双臂展开,宽松的衣物像飞鼠的两翼,随着他跑向张艺兴房间的动作兜着风。


一边哥,哥的喊叫着,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。朴灿烈冲进了张艺兴房间里。


 


 


朴灿烈特别喜欢看张艺兴因他展露出羞赧与娇憨。曾经在那短短的,属于女性张艺兴的时候,朴灿烈乐于观察对方这种可爱的神情因他产生的过程。


一开始是从耳尖,随后是脖颈,蔓延到胸口……最后才是那脸颊,哥哥整个变成漂亮的粉红色,难以自持的企图远离男人的触碰——也许‘她’是从心底真正的拒绝过于亲密,令人不适的肌肤相亲,但这种收起下颌或将手臂抵到朴灿烈前胸的抵抗通常没什么用。


朴灿烈心里于是咕噜噜地冒起泡泡,像是鱼缸里凑近氧气管的鱼,尽情汲取养分之后,在幸福中被气泡掀翻,晕乎乎的飘荡在温度适宜的水缸里。


朴灿烈把大耳朵贴近浴室门,尽管他知道这没什么用,但如果可以的话,他想在合适的时机打开那道门。再欣赏一次独属于独角兽的那种可爱的娇羞。


朴灿烈听到张艺兴从浴房中出来,大声唱着歌。他听不懂,那大概是中文的。朴灿烈估摸着他大概是穿上了短裤了,将那哥哥一直为傲的凶器包裹起来,屁股不是很翘,但还算有肉。


朴灿烈眨巴眨巴眼睛,门没锁,他想看看那肌肤因害羞变成粉红时,是否绵延到了胸口,是否再向下到了乳首。


真是给自己找了很好的理由,朴灿烈。


他猛地拉开了门,果然,哥哥只着内裤,发丝成绺向后反折在头顶,露出湿漉漉的眉眼和还钩挂着水珠的下颌。朴灿烈只觉得白的反光,尤其是胸口的线条漂亮的不可思议,特别想上去摸一把是否是由奶油堆砌而成。


果然张艺兴呆愣了几秒,一时说不上是否有些愠怒,总之朴灿烈看到他几乎红到了圆滚滚的脚趾头,闷声穿上了长款的上衣。


大概是觉得都是男性,生气起来有些矫情,弟弟又难说是否真有些别的想法。张艺兴一时说不出话,责怪的瞪了朴灿烈一眼。


朴灿烈垂下眼,身子有些软绵绵的了。他此时觉得怀里空落落的,想去抱一抱张艺兴。


但张艺兴向他走过来,伸出手。朴灿烈知道这场景,曾经他将娇小的女孩困住,她也是这样想去推他,叫他不要闹。


张艺兴于是就这么在堵门的弟弟肩上不轻不重推了一把。


朴灿烈一个趔趄,还有点疼。


他从幻境中醒过来,立刻呲牙咧嘴的倒上床,演的尽兴了还打了个滚。


“怎么又来了?”


张艺兴狠狠拍上一把他的屁股,像个开关一样停下了朴灿烈的电力供应。


“哥!你回归后的休假有安排了吗?”


“嗯……没有。”


“那我们去吧我们去吧?!”


“去哪里啊……?”


“温泉!爬山!滑雪!”


张艺兴垂下眼睛,懒洋洋的,朴灿烈一度担心哥哥就这样睡过去了。


张艺兴是在暗自思量。


他虽说已经恢复身体,但难免两个弟弟还存些不太可能的幻想。他对着吴世勋也好,朴灿烈也好,多少都有些别扭。


这别扭不知是来源于那两人,还是自己的心。


有时他会想起吴世勋的笑脸来,哪怕是最初的,什么都还没发生的时候。那笑意中总是藏着一些撒娇,小孩子黏黏糊糊的热情和依赖。然后那笑脸被爱意和温柔取代,温暖的胸膛传递出属于男性的热量,甚至想起大胆的落在身上的轻吻。


日复一日,吴世勋越发疏远,于是这些画面越发清晰。


而朴灿烈更是捉摸不透,原本淡然的相处,那些对女孩偶尔的玩笑和合适的态度,偶尔才能从眼神和怀抱的留恋中感受到难以忽略的爱意。这些不同于吴世勋的,甚至不同于朴灿烈本身性格的表现,现在却促成了两人更加舒适的相处。即使就这样在他面前恢复了属于男性的特征,朴灿烈却似乎并不那么遗憾,甚至几乎将两人关系退步到最初。


张艺兴因此感到舒服自在,因为眼前大眼睛中闪烁着星星的弟弟,而得到安慰。他常常被朴灿烈占据了心神,而无法去思考和吴世勋的点滴。


朴灿烈是他忘记那段经历的稻草,他忍不住越抓越紧。


 


张艺兴无法和别人诉说,他在经历炼狱一般的痛苦,唾弃自己动摇的心。


总是催眠自己一切都回到了当初,但他自己就已经无法回到当初了。


 


牛奶似的男人轻轻抿起唇角,对着躺着紧紧盯着他的朴灿烈慢慢点头,这是他信任朴灿烈的表现。不同于那个孩子,男人应该不会让他为难。


朴灿烈在暖光下笑起来,坐起来时也要低头瞧着哥哥,他眼睛又大又水,一头半干的乱发略有些傻气。


“那哥想去哪里?”


 


“温泉……吧。”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


一个人好害怕

不太懂你要做什么

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果然还是喜欢的